原文出處:http://www.businessweekly.com.tw/webarticle.php?id=33784

早上八點半,美國芝加哥期貨交易所鈴聲響起,八百多位交易員喊叫聲此起彼落,他們用聲音、手勢敲定一宗宗期貨交易,從這裡影響全球金融市場走勢。

這個由猶太人及白人所掌握的金融世界裡,看不見其他有色人種,但有一個來自台灣的期貨大王,卻以下單大戶身分,經常出現於此。

他,叫做張玉棣。身為美國期貨經理人的他,所成立的期貨基金SIPC,規模為二億五千萬美元(約合新台幣七十六億元),專門操作美國標準普爾(S&P)五百指數期貨選擇權,平均每月交易金額達三十三億美元(約合新台幣一千億元),下單量則占該指數期貨選擇權交易量的一○%,位居下單量前三大。

土木碩士成立期貨基金 七年來報酬率近一○○○%

SIPC成立七年,截至今年六月底的累積報酬率達九六一.五%,是美國標準普爾五百指數同期績效的四十二倍。在英國巴克萊(Barclays PLC)集團的期貨、避險基金等七百多支另類投資基金評鑑當中,該基金七年來的績效排名第一,三年期的績效為第六名。

在美國,台灣人能夠在美國投資界嶄露頭角算是稀有動物。「在我所認識的美國金融圈的台灣人中,從超級交易員出身的,張玉棣是唯一一個,」美國萬家香醬油公司總經理吳禮春說:「我把一筆錢交給他投資,二年來報酬率超過五○%,比我自己投資股票還要好。」

在美國待了近二十年的吳禮春分析,在美國白人社會裡,東方人想出頭,「沒有別的方法,只有靠成績來說服別人;而張玉棣期貨基金客戶不是針對台灣人,而是針對美國人,這才是更大的挑戰。」

十歲移民美國的張玉棣,在美國馬里蘭大學念土木碩士時,便在「期貨合約與選擇權管理」課的模擬操作中,展露投資天賦。畢業後進入馬里蘭州一家大型營建公司工作,並幫自己及家人投資。「四年後賠掉十萬美元,我才真正認識自己,投資沒想像中來得容易。」張玉棣說,為了研究投資,他辭掉營建工作,到一家投資公司上班。

張玉棣原本想從投資做起,但老闆嫌他沒經驗,要他從業務員開始。「可是一開始成為我客戶的,都是捧場的家人與朋友。」張玉棣回憶,他所工作的公司投資績效又差,他便要求為自己的客戶操盤。

從此,張玉棣展露投資能力,成為了首席交易員。工作七年後,他以二十萬美元,從原本的老闆手上買下公司五○%股權,成了該公司總經理。六年後,他賣掉這家公司,賺得二百萬美元,獲利九倍出場。這讓張玉棣得到在美台灣人少有的選擇:成立自己的投資公司。

現任玉邦投資集團總裁的張玉棣,操盤期貨基金七年來,平均年報酬率達四四%。而他操盤的心法就是:不貪心的莊家哲學。

深諳投資三昧:口袋深、守紀律、懂避險

期貨市場是一個零和遊戲,有人贏錢,就一定有人輸錢。張玉棣說,很多人都瞭解期貨選擇權的策略,但是,為什麼市場上沒有人是長期的贏家?「因為貪心,最容易讓人輸掉一切。」

很多投資人投入期貨操作,將高桿槓的期貨視為一場百米賽跑,希望在一次交易裡以小搏大。而張玉棣卻是把期貨投資當成馬拉松,他不猜股市的漲跌,而是當供應籌碼的莊家,一點一滴累積財富。

在投資市場上,要當莊家,也就是期貨選擇權賣方的人較少,因為要成為莊家有三大門檻:口袋夠深、投資紀律、懂得避險。

做期貨選擇權的莊家(賣出買權、賣權的投資人),就像開一家賭場。當賭客(買進買權、賣權的投資人)開始贏錢時,莊家得有夠深的口袋掏出錢來給賭客;這等於是期貨選擇權市場裡,保證金被追繳的風險。

但是,「在賭場裡的賭客是『十賭九輸』,當莊家的只要氣夠長,最後一定是贏家。」張玉棣發現這點後,開始轉型成為期貨經理人,募集資金,幫客戶代操。二億五千萬美元的期貨基金,成了他到芝加哥期貨交易所開「賭場」的籌碼。

今年六月,標普五百指數單月跌幅達八.六%,創下一九九○年來單月最高跌幅,超過九一一恐怖攻擊事件。但張玉棣操盤的SIPC期貨基金,仍繳出單月三%報酬率的成績單。「玩期貨選擇權,單月只賺三%!這個數字聽在玩期貨的投資人耳裡,可能會笑掉大牙。」嘴巴彎了起來的張玉棣說,但只要投資人越看不起此報酬率,他當莊家成功的機率就越高。

這成為莊家的第二難:「投資紀律」。張玉棣說,期貨選擇權投資人夢想一夕致富,一旦有這個貪念,等於在市場上「賭博」:猜測市場會往上,或往下?猜對方向賺大錢,猜錯很可能賠光所有錢。

月報酬率只設在一○% 不貪心讓他安度次貸危機

張玉棣的投資紀律就是不貪心,他每月投資報酬率設在一○%左右。這讓他能將心思花在期貨選擇權市場的第三難:避險策略。

期貨選擇權若沒有做好避險,很可能一夕間破產;而避險策略的好壞,又攸關預期報酬率的設定。因此越不貪心,才能讓避險策略設計得越好,降低虧損的程度。

去年七月底、八月初,美國發生次貸風暴,當時美國道瓊指數才創下一萬四千點的新高紀錄,整個期貨市場一片樂觀的看漲。突如其來的利空,重挫所有看多的期貨選擇權投資人。同一時間,SIPC期貨基金去年七、八月的報酬率分別虧損五.七七%及九.三四%。由於張玉棣只設定一○%的報酬率,槓桿有限,讓虧損在可控制範圍內,未被市場利空重擊出場。

「芝加哥期交所裡的投資人,三年是一個存活門檻。」幫張玉棣下單的XFA證券公司,合夥人彼得.雪佛勒(Peter Scheffler)分析,投資人三年內會歷經一次多空的景氣循環,習慣靠作多賺錢的投資人,最後會被突如其來的空頭給洗出場外;習慣靠作空賺錢的投資人,則是被多頭給震出場外,「但Yu-Dee(張玉棣英文名)不貪心,所以能抓住獲利率。」

不貪心的莊家哲學,讓張玉棣在芝加哥期交所度過兩個三年。現在他邁入第三個三年,不但沒被次貸擊倒,還繳出漂亮成績單。

全站熱搜

JinShi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